關係修復力 人際關係,

關係修復力 人際關係,

  • 關係修復力

引言

完美的關係真正存在嗎 ?即便和再親密的人相處,分分合合總有起伏,我們總是會犯錯,但修復關係才是真正的關鍵。




銀髮一起玩時報出版 合作書摘
發表日期 : 24 9 月, 2021

執著於完美的關係,只會令彼此焦慮

夠好的母親會適時放輕鬆,不會去滿足孩子的所有需求,從而培養他面對失敗的能力,以發展健全的自體。另一方面,太好的母親則是事事迎合,生怕一個出錯就會破壞親子關係,因而扼殺了彼此經歷失和與修復的機會,以致阻撓孩子的成長。

為了改善三歲兒子的問題行為,莎拉致電診所安排晤談。她留下語音訊息:自己兩點到兩點半之間可以接電話,那時候班在午睡。接著莎拉交代得更仔細。早上八點到九點,班要吃早餐,飯後玩一下讓他去小憩。正午準時吃午餐,十二點四十五分要去散步,一點四十五分回來午睡,到兩點大概就睡著了。「那個時候我可以講電話。」莎拉一天的行程都圍繞著兒子,為了滿足他所有需求,字字句句都透露強烈的焦慮感。

莎拉透過剖腹產生下班,術後卻引起併發症,住進加護病房幾天。她與班的關係可說從一開始就很不順。和小嬰兒分開的那幾天,她苦不堪言。親自照顧兒子後,她才感覺到「無可比擬的幸福」。班進入學步期後,問題開始浮出檯面。現在母子倆早也吵、晚也吵,莎拉賣力要當個完美的媽媽,卻徒勞無功。現在的班很難哄睡,去學前班還動不動就崩潰,一有不順心,就會發脾氣。莎拉連改變晚餐的菜單,兒子都會暴怒。

面談初期,治療師猜想,問題的根源在於親子關係一開始就有裂痕。莎拉對班有愧疚感,覺得自己產後的第一週因為生重病,所以「拋棄」了兒子。莎拉進一步省視過去後,她意識到媽媽對自己和哥哥也有類似的壓力。莎拉說,她母親捨棄了犧牲了自己的生活和需求,把一切都給了孩子。在莎拉的回憶中,母親總是非常焦慮,跟孩子的距離感很遠,沒辦法照顧他們的情緒,莎拉的生活因此非常壓抑。

莎拉和兒子的關係會陷入僵局,有一部分原因是,她希望兒子不會再對自己失望,他剛出生的那幾天已經被拋下了。她越是自責,越是重蹈母親的覆轍。直到莎拉意識到,自己遺傳了母親的心態,想當個完美的家長。

她這才明白,自己一心追求完美,非但無法實現,還會把生活搞得緊張兮兮。莎拉不禁思考,班的行為是不是也反映出她自身的焦慮。完美主義影響到她的親子關係,等到莎拉願意正視的那一刻,內心深處的某部分就被釋放了,那是一種解脫放鬆的感覺。

放開心胸後,莎拉總算能接受兒子在學步期的混亂狀況。班的表現之後確實有改善,母子間也變得不那麼緊張了。莎拉不必隨時幫班準備小玩具,她晚上可以跟朋友出去,而不用在意兒子會因此而生氣。母子關係獲得修復後,班的睡眠明顯改善了,也開始喜歡上學、交朋友。我們看到,透過失和與修復的過程,這對母子建立了良性的界線,對彼此的信任更是與日俱增。

從這位個案中我們所得到的教訓,可以應用到人生中的所有關係。

莎拉為了滿足班的每一項需求,把搞得自己焦頭爛額。執著於構築完美關係,只會讓人焦慮,阻礙自我發展。




修復關係前先學會傾聽

布萊恩的公司董事會時常花好幾個月在開會,只為了解決一個難題。大家一次又一次圍坐在會議室裡交流協商,有些人相當有見地,卻也十分固執己見。會議屢屢陷入僵局,不少人開始害怕開會。某次會議後,克萊莎問布萊恩:「要不要改在我的工作室開會?」克萊莎是布萊恩的朋友,也是董事會成員之一,在當地經營舞蹈工作室。克萊莎建議,與其一來就討論正事,不如先讓大家花一點時間寒暄,聊一聊生活近況。她說:「規定所有人聊天的時候只能傾聽不能插嘴。」布萊恩同意了。

那一天董事陸續到達工作室,大家坐在各式各樣不同的椅子,像是懶骨頭、瑜伽球或折疊椅,有些人則坐在地上。在隨興的安排下,眾人的壓力減輕了,不需硬要提出中規中矩的意見。到了寒暄的環節,克萊莎請大家站起來四處走動,挑一個對象,花三分鐘聊聊過去一週發生的好事、壞事。依照指示,傾聽的一方不能夠插嘴或給意見,從而每個人都發現,不插話亟需自律。

開始討論正事時,董事們更懂得傾聽了,在發表自己的想法前,會花一點時間省視同事的見解。由此可見克萊莎是個有紀律的老師。不同於坐在會議室,在開放空間裡坐成一圈,大家的壓力都減輕了,不再強迫彼此要想出十全十美的解方。每一個人都同意,對方的意見可能是正確的。透過這種方式,所有人都得到能量,新穎的點子自然傾巢而出,計畫很快就成形,眾人也一致通過。為了解決問題,大家另闢空間與時間自然地隨興相處,終於找到有意義的答案。

還有一則關於友情的故事,也讓我們得到同樣的啟發。

蘇菲亞和伊莎貝兒從國小二年級認識到現在,縱使兩人的成長歷程迥然不同,依舊維繫著友誼,相處起來輕鬆自在。蘇菲亞搬到西岸後,兩人的感情也是一如往昔。她們不光有一樣的音樂品味,更是彼此出遊的好夥伴,總之她們都十分享受對方的陪伴。

之後,兩個人各自有了小孩,截然不同的育兒方式竟成為友誼第一道裂痕。隨著小孩越來越大,雙方的歧見也日益加深。小孩上小學之後,有一次蘇菲亞回東岸找伊莎貝兒聊天,結果卻大吵一架,友誼徹底破裂。她們忘記當時怎麼吵起來,但是彼此都不再跟對方說話,反正一個住西岸、一個住東岸,就算冷戰不聯絡,日子也是照常過,彷彿什麼都沒發生。

一年又一年過去了,友情依舊沒有癒合,兩人都感到精疲力竭。她們有試著打電話和對方和解,不過對話內容總是生硬尷尬。

後來蘇菲亞回東岸老家探望親戚,剛好伊莎貝兒放假,兩人便相約在週末一起去爬山,修補復合的契機就此出現。透過爬山這個活動,兩人有大把的時間正視彼此的心結,運動也有助於穩定她們的身心,讓她們能發自內心交流對談。

在規律的步行節奏中,她們仔細聆聽對方的心聲,從而修補破裂的關係,對彼此都有新一層的認識。小孩後來都大了,她們也約好,蘇菲亞每年回老家時,兩個人要一起去走走、聊聊天。她們找到更有意義相處方式,並體認對方在自己生命的重要性。

在歲月的洗禮下,我們在不同時刻經歷失和與修復,進而成長蛻變。

這兩則故事告訴我們,只要願意付出時間傾聽對方的心聲,嶄新的意義便會油然而生。

我們會在第九章進一步討論到,問題不單出在遣詞用字,倘若要從動作、感官等各層面創造意義,就必須讓身體融入修復過程。

喜歡這篇文章,想分享於:
關鍵字:
推薦文章

請輸入關鍵字…

假五倍券俗女養成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