呂秋遠 代墊扶養費 拋棄繼承,

呂秋遠 代墊扶養費 拋棄繼承,

  • 無效的拋棄繼承

引言

女人在家族財產繼承的親情勒索?「要求女兒拋棄繼承」手段,只會撕裂家族情感,還是請所有的父母三思。




銀髮一起玩三采文化 合作書摘
發表日期 : 9 15, 2021

文 / 呂秋遠

這幾年來,爸爸的身體狀況一直沒有起色,畢竟年紀大了,跌倒以後就不容易好,最近講話也有些不靈活了。因為她已經結婚,並沒有與爸爸同住,所以照顧爸爸的責任就交給了哥哥。如果爸爸得要住院,她就會去幫忙,但是看護費、生活費,都還是由哥哥「主持」。

所謂的由他「主持」,就是她沒有付爸爸的扶養費,因為自己家裡的生活開銷也是捉襟見肘,一切的開銷,「似乎」是由哥哥全額支付,但是她並不瞭解是不是真的如此,因為爸爸還有房子出租,也有不少存款,只是她都沒過問就是了。爸爸生病她都沒出錢,還去管娘家資產,想來也不太厚道。

不過,隨著爸爸的病情沒有好轉,甚至有越來越嚴重的情況,哥哥來找她談了。哥哥的意思,是希望她可以一起負責爸爸的扶養費,畢竟每個月爸爸的開銷也不小,疫情看來還是不好,他的工作也有可能受到影響,家裡就她一個女兒出嫁,但是他跟弟弟也各自有自己的家要養,是不是應該要一起承擔扶養費,才是做子女的道理?她聽著這段話,覺得似乎也有道理,可是,她想了想,自己是家庭主婦,很難從先生的薪水裡再拿多少錢出來。而且,她又想,爸爸在幾年前生病的時候,就已經過戶一間房子給哥哥,也拿了一些錢給弟弟,她卻什麼都沒有。

她覺得這樣好像也不是很公平,於是鼓起勇氣跟哥哥詢問,那間房子的去向,沒想到哥哥聽到以後,非常生氣,怒罵她出嫁了還要管家裡的財產,然後轉頭就走。

被哥哥這麼一罵,她好像有點清醒,可是腦袋還是有些渾沌。她有義務要扶養爸爸,但是沒有權利管爸爸的錢怎麼給哥哥?好像權利與義務不太對等的感覺,於是她決定再想想,畢竟也還沒想好怎麼跟老公開口。不過,哥哥沒讓她想很久,幾天以後她收到哥哥的存證信函,內容殺氣騰騰,要求她要給付扶養費,否則會告她遺棄。

重點是,過去他們兄弟為爸爸付出的這些錢,統統要求她得要一起承擔。

不過,他們有給了她一條「活路」,如果她願意拋棄繼承,這件事大家就算了。收到這封信,她覺得膽顫心驚,不知道自己犯了什麼錯,為什麼哥哥竟然會大動干戈,發了這封信給她。

看到這封信,她知道一定要面對了。所以她鼓起勇氣跟老公討論,到底家裡能不能再擠出一點錢,讓她可以扶養爸爸。

拋棄繼承這個名詞,她覺得很陌生,似乎是拋棄跟爸爸的所有關係,以後也不能對爸爸的所有事情說得上話。跟這個比較起來,反正負擔爸爸的扶養費是應該的,她寧願想辦法處理。

先生聽完她的狀況以後,兩個人決定把孩子其中一個才藝課停止,至少可以每月擠出五千元給爸爸。她以為這樣就可以解決哥哥的困難了。於是,她打電話給哥哥,希望這件事情可以妥善處理。

哥哥接到她的電話,並沒有任何開心的感覺,而是直接表明,五千元並不能做什麼,就算她給了五千元,以前的要怎麼算?簡單來說,哥哥就是要她拋棄繼承,如果不願意,就得要拿上百萬元出來,否則一樣會告她。

她聽了這席話,才知道哥哥的重點並不是在扶養費,而是在於要求她要拋棄繼承。

先前提到的扶養費,不過就是障眼法,因為他很清楚他們家不可能一次拿出上百萬元的「代墊扶養費」,而且,爸爸一個月到底能用多少錢,他沒講,也不是嫌棄她給的數字太少,卻是直接回絕。在這種情況下,無論怎麼愚笨的人也會知道他的目的了。可是,她真的拿不出錢來,難道就只能這麼做嗎?

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,她只好發訊息給一位在臉書上追蹤很久的律師,詢問他到底該怎麼做。想不到,律師竟然建議她,扶養費不用給、拋棄繼承可以簽名,也可以不簽名。

聽到這樣的答案,她開始懷疑這位律師的專業度。他是自己的親生爸爸,扶養費怎麼可以不給?拋棄繼承就是她與爸爸之間的關係連結,她怎麼可以簽名?

哥哥給她的期限就在明天,她到底該怎麼辦?

【呂律師聊天室】什麼是無效的拋棄繼承?

扶養義務,對於未成年子女來說,是一件很玄的東西,如果不是對於家事法有基本認識,或許連專業人士都不一定可以理解家事法在扶養義務上的規定。

先說結論,父母沒資產,但是年輕力壯,可以請求子女扶養;父母有資產,但是罹患重病,不能請求子女扶養。從法律上的規定來看,就可以知道,子女到底要不要付扶養費,判斷是在於父母有沒有錢,而不是父母有沒有謀生能力。

換句話說,如果父母還有能力在往生以後留下遺產,就不能要求子女扶養,應該優先用自己的錢照顧自己。

所以,父母有錢的時候,其他兄弟姊妹「自願」盡孝心,每月都給父母一筆「孝親費」,往後能不能要求沒給的人「還錢」?也就是所謂的「代墊扶養費」?答案很殘酷,當然不行。

因為法院沒辦法確認這是贈與,還是借款?而且,縱然所謂的代墊扶養費是民法上其他應扶養人的不當得利,根據民法規定,給付如果是道德上的義務,也不得請求返還,因此,這些過去發生的「孝親費」,沒有給付的其他子女不必返還給付的子女。

那麼,其他兄弟姊妹如果在父母沒有錢的情況下,決定要照顧父母,這部分的概念相同,只能由父母向所有子女請求扶養,而不是在父母沒有要求的情況下,自己支付扶養費以後,再向其他子女索要。

換言之,所謂的「代墊扶養費」,在父母照顧未成年子女的情況,可以主張,因為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法定代理人,可以由實際扶養孩子的父或母,向沒有付錢的人要求;但是在成年子女照顧父母的情況,因為無權代理成年的父母,所以不能主張的。真要主張,由父母主張,或是先對父母聲請監護宣告,成立以後,成為父母的法定代理人,再向其他子女請求,才有法律上的依據。

而把拋棄繼承與扶養費兩種不同的概念湊在一起,更是牛頭不對馬嘴。「不孝」就不能繼承這種事,在法律上不能成立,原因是「不孝」這種概念太過抽象與空泛,一般而言,只有在對父母有重大侮辱或虐待,經父母表示不得繼承,才有剝奪繼承權的問題。但是如果只是單純的「不回家看父母」、「不負擔扶養費」,都不是剝奪繼承權的要件,當然更不構成不能繼承的原因。

可是,在親情壓力下,有可能會有子女在父母或其他兄弟姊妹的要求下,在父母還沒過世前,就簽署拋棄繼承的聲明,這樣究竟有沒有效用呢?
其實並沒有。

繼承,從被繼承人死亡時才開始發生效力,被繼承人還沒死亡,繼承就不會有效力,拋棄一個還沒發生的權利,當然更沒有效力。
因此,在父母生前就拋棄繼承,其實要寫幾張就幾張,在實務上一點用處也沒有。

所以,在現實生活中,我經常鼓勵「遇到父母或兄弟要求簽署拋棄繼承書」的女生,我特別強調女生,是因為通常都不是要求男生,當他們要求簽署時,就大方簽署下去。一則可以維繫家庭關係,往後父母與兄弟「或許」會心生愧疚,對女兒或姊妹好一點,至少回家不會尷尬,老是被指著鼻子罵,說女兒就是想要娘家的財產,但我也只是說「或許」,有可能他們仍然認為是理所當然。

二則,如果不願意簽署,父母或兄弟可能會因此很緊張,急著要把爸媽的財產移轉到兄弟名下,這時候是生前贈與,女生拒絕簽署,反而適得其反,促使他們提早脫產,這並沒有必要。

如果不是因為要躲避繼承人被追債,而是因為性別原因,要求女性拋棄繼承,一點道理也沒有。固然父母賺的錢,想怎麼用是他的事,可是他可以勇敢一點,在生前就過戶給兒子們,沒有人有辦法干涉。

一方面不過戶給兒子,另一方面卻又要求女兒拋棄繼承,於理不合、於法不符。二十一世紀已經過了五分之一,現在不是光緒年間,重男輕女而衍生出的「要求女兒拋棄繼承」手段,只會撕裂家族情感,還是請所有的父母三思。

喜歡這篇文章,想分享於:
關鍵字:
推薦文章

請輸入關鍵字…

浴廁聰明清潔法五倍券官網