情緒勒索,

情緒勒索,

引言

生活中曾聽過、遇過,或未察覺的情緒勒索,時常在不知不覺中逐漸腐蝕我們的心靈,了解情緒勒索的本質,並練習對抗、建立自我價值感。




銀髮一起玩 寶瓶文化 合作書摘
發表日期 : 1 12 月, 2021

「我這輩子的希望都在你身上了……」
「爸媽難道會害你嗎?」
「你敢離開,我就跳下去。」

明明是最愛的家人、伴侶,與信任的朋友、同事,但為什麼我們卻總是感到委屈、想逃?

情緒勒索最常發生在伴侶、親子、職場、人際間,而在華人社會裡,更常見,且更糾葛,因為我們有根深柢固的孝順文化與對權威的尊崇,以及總是要求孩子「好,還要更好」,而後者,更容易讓人自我價值感低落。

周慕姿心理師以精準且層次分明的角度,剖析情緒勒索的面貌,以及何種人最容易陷入情緒勒索的困境,並且針對華人文化,提出提升「自我價值感」為避免情緒勒索的最主要關鍵。此外,適時建立情緒界限,搭配練習,重新掌握自己的人生,因為,這是你的人生,你不該為滿足別人的需求而活。

為什麼我們無法擺脫情緒勒索?

「我明知道他在對我情緒勒索,但我沒有辦法拒絕,怎麼會這樣呢?」當有這種感覺時,你可能會很討厭自己的軟弱,甚至陷入什麼都不能做,不能改變的無力感中。

但實際上,即使看懂了「情緒勒索」的樣貌,那仍然可能讓我們暫時無法動彈。會有這樣的狀況,並非因為你太軟弱,而可能是有以下兩個原因:
其一,可能是你根深柢固的恐懼、焦慮與害怕的情緒太強了。
其二是,太過在乎別人感受的你,被這些焦慮與害怕,引發了你「習慣性的罪惡感」。

怎麼說呢?我曾提到「情緒勒索」的三元素:貶低你的能力,引發你的罪惡感,威脅你的安全感。

這三樣「感受」,對於容易陷入情緒勒索的你而言,幾乎是你人生最重要的感受之一。當你感覺自己沒有價值時,當你覺得對不起別人時,當你覺得你可能失去什麼重要的東西時,那就像是你的生存遭到威脅,根本上,這就是你的「生存危機」。

面對這麼大的「生存危機」,你會產生很大的害怕、恐懼,因而衍生出極大的焦慮感:「生存焦慮」。這種焦慮感,會使得你面對情緒勒索者的要求,覺得自己有「不得不答應的壓力」。

那種感覺,就像是:即使你有不喜歡做的事情,不喜歡吃的東西,但是,有一把上膛的槍抵在你的頭上,要你做這些不喜歡的事,吃不喜歡的東西,否則這個人就要開槍了!因此,再怎麼不願,為了要生存下去,你大概都會屈服。

情緒勒索者所使用的手段,對你而言,就像是上膛的槍一樣。

當他使出這些方式時,你就是會立刻出現對應的害怕、恐懼、罪惡感情緒,使得你因而產生極大的「焦慮感」,而這個焦慮感,就像是生存焦慮一樣,讓你感覺到「危險」,使得你習慣性地忽略自己的情緒與感受,只為了解決這個焦慮感,而此時腦中出現的唯一任務,就是「如何解決這個出現極大焦慮感的問題」。

於是,你就會用你習慣性處理的方式,去因應這個危機:也就是接受他的要求,委屈自己的情緒與需求。

而有的時候,或許甚至對方並不需要使出什麼「手段」,而是,當別人如果提出「需求」時,你不答應,你就會有很深的罪惡感。

這種罪惡感,是那麼地真實,會讓你覺得不答應別人要求的自己「很不好、很自私」,因而你也會被這種罪惡感綁架,讓你產生很大的焦慮感,使得你不得不答應別人的要求。甚至主動去幫別人做些什麼。

這種罪惡感,我稱之為:習慣性的罪惡感。




什麼叫做「習慣性的罪惡感」?

這種罪惡感,在你面對別人有所要求,而你自己的感覺與情緒跑出來,有點「不想答應」的時候,它就會出現。因為它的出現,又是這麼真實的情緒,會讓你以為「我真的做了不好的事情」。所以,因為這個罪惡感,你覺得不答應的你根本就是個「自私的傢伙」,於是,你可能就勉為其難地答應了。

一般的罪惡感,在我們做錯事時,它的出現,是提醒我們可以彌補,可以讓我們與其他人的感覺變得更好,也是維持這個社會秩序的一個重要情緒。但是,這種「習慣性的罪惡感」,它讓我們以為我們做錯事了,但實際上我們沒有。

這種罪惡感,只是我們從小到大養成的一種「習慣」。一旦我們沒有符合別人期待,達成別人要求,還有,重視自己感受的時候,它就會跑出來。

也就是,當我們沒有把別人的感受需求放第一位時,對於某些人而言,就很容易跑出這種「習慣性的罪惡感」,讓自己以為:自己重視自我的感受是錯的。

原本,「罪惡感」就是一種利他的情緒,因為有這個「罪惡感」,使得社會的道德秩序能夠有相當的維持,可以說,這是一種「被教導」而形成的感受。而「習慣性的罪惡感」,是一種被教導、訓練而成的、太過利他的一種情緒。

這種情緒讓我們非常不舒服,而只有當我們總是以他人為主,把自己放到最小時,這種情緒才不會出現。否則,只要我們一想要重視自己需求,甚至覺得自己是對的時候,這種罪惡感就會被立即召喚出來,像是孫悟空的緊箍咒一樣,告訴我們「你這樣不行」:

你應該要滿足別人的需求。
你應該要做到別人的期待。
你不能對不起任何人。
你應該學會自我反省,而不是責怪別人。
你一定不能拒絕別人,要讓大家喜歡你,這樣你才有價值。

類似這樣的教條,慢慢累積訓練出「習慣性的罪惡感」,讓你完全不敢違抗。一旦要違抗這種教條與情緒,就會感覺極大的焦慮,使得最後你仍屈服於別人的期待與需求中。

容易陷入情緒勒索的人,時常是因為在過程中被引發了這種「習慣性的罪惡感」。有這種「習慣性的罪惡感」的人,當你被情緒勒索時,遇到以下情況,你可能會有這些反應:

·當對方貶低你時:
你一方面知道對方說的並不合理,但忍不住自我懷疑,覺得「會不會我真的有錯,而我不知道」?當別人說你「做得不夠、不好」時,這種「沒達到別人期待的感覺」,很容易召喚「習慣性的罪惡感」,讓你忍不住自我懷疑、自我檢討、自責,卻忽略了對方的行為其實更不妥當,甚至根本不尊重你。

·當對方引發你的罪惡感時:
「我對你那麼好,你居然這樣對我?」
當對方要用一些話語引發你的罪惡感時,其實對於有「習慣性的罪惡感」的人而言,這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。

事實上,你很容易就會因為對方的一些話語而感覺到罪惡感。甚至,如果對方是有意為之,你的感受會更強烈、更難掙脫。

面對這些話語,你可能被你內心的那些「應該」的教條困住,對於自己沒有按照對方的方式去做,會使得你產生很大的焦慮,這焦慮使得你寧願放棄自己的感受與需求,轉而迎合對方的期待。

·當對方威脅到你的安全感時:
當對方有意、無意地,藉由一些方式威脅你的安全感,或你最重視的事物時,例如:
「如果你再這樣,我就不愛你了。」
「你繼續如此,我可能不再給你這麼高的評價。」

***

「習慣性的罪惡感」會使得你面對這樣的威脅時,出現極大的焦慮。

原本你過去的生活中,就是藉由努力犧牲自己的感受與需求,以獲得這樣的安全感,「習慣性的罪惡感」正是你發展出來的「警鈴系統」,用來提醒你,應該要注意到你可能會失去安全感了,所以警鈴響起,你就會不由自主地、以生存為唯一導向,暫時放棄自己的感受與需求、喜歡或不喜歡,而只做你覺得能讓你「活下去」的事情。

對你而言,失去安全感,那就沒辦法活下去了。

當對方直接威脅你的安全感,「習慣性的罪惡感」警鈴大作,你完全無力抵抗,你只能盡力地救你自己的命,拯救你的自我價值,所以面對這種如此強大的生存焦慮,你只得按照過去你學會的唯一方式,去拯救自己的安全感,也就是:「就按照對方的期待與要求去做吧!唯有按照別人的要求去做,我才能獲得安全感,才能讓自己對自我的感覺好一點,才能繼續生存在這個世界上。」

老實說,在這種「生死一瞬間」的危機前,自己的感受與需求,怎麼會是重要的呢?那麼,如果上述的狀況,就是我無法擺脫情緒勒索的「內心小劇場」,那麼,我該怎麼做才好?我認為,第一步,就是從覺察開始。

問問自己:會影響我的想法、行為與自我評價的「信念」是什麼。

那個促使你無法擺脫情緒勒索循環的「信念」,多半就是深植於你內心的規條,不遵守,就會引發你心中「習慣性的罪惡感」。

和我一起,開始練習了解你的內心,了解那些決定你行動的信念,賴以為生的「規條」,他們又是怎麼引發你內心「習慣性的罪惡感」?

「開始覺察」,這也代表,你的「破除情緒勒索循環」之旅,已經展開。

喜歡這篇文章,想分享於:
關鍵字:
推薦文章

請輸入關鍵字…

馬桶阻塞客廳風水